笔趣阁 > 科幻小说 > 魔帝在上:盛宠腹黑二小姐 > 第1592章 姐妹情仇
    第1592章    姐妹情仇

    说这话的同时,她捅捅苏远的腰,抬抬小下巴,示意他,门外可是还有一个主角儿呢!

    苏远神识一展,便知道屋外站着的人是历凝香,想着历凝香、历晴雪这俩姐妹的恩怨,心里倒是还真没底。

    历凝香这人从头到尾都是个疯子,尤其是被凤千凰折腾了一番后,现在更是一个活生生的变态。她现在可是狠毒了历晴雪,必然会搞破坏的。

    看来,这事儿还真是悬乎!

    “表哥,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。”终于把南宫烙的心给拉了回来,历晴雪便忍不住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砰砰——”历晴雪的话音刚落,房门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南烙不舍地放开历晴雪,转身走到房门前打开了房门,却看到历凝香正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“香儿。”见到历凝香,南烙并不意外,开门将她让了进来。

    历凝香从南宫烙开开门的时候,视线就盯在历晴雪的身上,见她双眼红肿,一副柔弱的姿态站在那里,她就忍不住冷哼一声,“原来姐姐也在啊。”

    历晴雪本不想理会历凝香,可是她刚刚赢回了南烙的心。

    一来是想向历凝香展示一下胜利的成果,二来是想继续赢得南烙的欢心,于是便吸吸鼻子,绽开一个柔媚的笑容,“凝香来找表哥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我和表哥约了要出去,表哥不会忘了吧!”历凝香没有理会历晴雪的问话,而是看向南烙,嘟着唇问道。

    “表哥答应你的,怎么可能忘记呢。”南烙对着历凝香和煦地一笑,又转身问道历晴雪,“我和香儿一起出去逛逛,雪儿你要一起吗?”

    “表哥,你答应陪我的,现在却又拉了姐姐,你太没诚意了!”历凝香说着,就直接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见历凝香生气了,南烙便想着追出去解释一下,却被历晴雪拉住了手,道,“表哥,凝香应该是在恼我,还是我去和她解释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南烙想想,历晴雪说的很有道理,便点点头,摸摸她柔顺的发丝,“香儿是小女孩脾气,又因为那件事的缘故,脾气难免不好了点儿,你多担待着她些。”

    历晴雪点点头,“表哥,我知道了,你放心吧,我不会和凝香起冲突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历晴雪便对着南烙微微地笑了笑,便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转过身的刹那儿,她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,秀眉紧蹙,表情变得甚是阴沉,看向历凝香的房间,眼中的狠毒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她一直都不觉得自己对不起历凝香,她所有的悲剧都是她咎由自取,先是和她夺取爹爹所有的疼爱,再然后是不自量力地对北凰冥下手,到头来毁了自己的清白,伤身又伤心。

    这,都是她的报应!

    她现在却将所有的仇恨都算在自己的身上,还腆着脸接近南烙,想要剥夺他的爱,真是痴心妄想!

    火妖娆和苏远见状,便如闲庭散步般,悠然自得地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戏,总得看全套才完美!

    “砰砰——”示意性地敲了两下们,历晴雪便直接敲门而入。

    此刻的历凝香一副悠闲的姿态坐在窗前的小桌前,见到历晴雪进来,也没有感觉到丝毫诧异,指指自己对面的位置,示意历凝香坐过去。

    苏远和火妖娆在历晴雪关门的时候便进了屋子,两人就坐在旁边的榻上,看着仙族这俩姐妹到底要闹成哪样。

    历晴雪也不含糊,直接走过去,坐在了历凝香的面前。

    她知道,历凝香有话要和她说。而她,也同样有话要和她说。

    “这应该算是那天后我们第一次坐在一起说话吧。”历凝香给历晴雪倒了一杯茶,说得有些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想到,我们还可以这样坐在一起喝茶。”历晴雪端起历凝香给她倒的茶水,放在鼻下嗅了嗅,味道清香,是自己一直喜欢喝的青茶,可是她并没有喝,而是将它又放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她知道历凝香对自己的态度,如今能这么心平气和地坐在这里,想必是已经做好了一些针对她的打算。

    或许,这茶里已经被下了药……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和表哥和好了,而他,也打算娶你。”历凝香一边摇着手中的茶盏,一边看着历晴雪,脸上的表情很是平静,并没有多大的起伏。

    历凝香这样说,历晴雪并不觉得好奇,“刚刚你到门外都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历晴雪一副平静风轻的样子,“你当真以为他会娶你吗?”

    如果历晴雪以为现在就稳操胜券,她未免也太小看自己了!

    “凝香,我不想再和你争了,我嫁给表哥,会随他去阳炎,从此我们便很难相见。不管我们有多少怨恨嫉恨,就这样收尾难道不好吗?”

    虽然历晴雪觉得南烙答应了自己,便不会轻易反悔,可她担心历凝香从中作梗,完事儿再策划些什么来变着法儿地折腾她,搅黄了她和南烙,所以,她现在想要单方面讲和,希望和历凝香从此不相往来。

    历凝香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,忍不住大笑两声,“历晴雪,你觉得这件事是你想退出便能退出的吗?你让我当了你的替罪羊,白白失去了女儿家的清白,现在拖着这个不干不净的身子惹人笑话,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放过你吗?”

    她的报复还没有开始呢?她怎么允许仇人先行退出?

    “毁了你容貌和清白的人不是我,你要找仇人,就应该去找君飞身边的那个女人!”

    历晴雪听到历凝香竟然将所有的矛头对准了自己,本是温婉和顺的双眸立刻布满了不快,冷哼一声,将凤千凰这个罪魁祸首推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历晴雪,你以为那件事你就没有责任吗?若不是你在背替我出谋划策,我怎么会想出那种办法对付那女人。”

    历凝香说到这里,情绪已经变得很不稳定,“你才是真正的主使之人,你想让我和她两人斗得你死我活,然后你再趁虚而入。”

    历凝香将手中的茶盏狠狠地摔在桌上,里面温热的茶水全部洒了出来溅在她的手背上,可是她却没有任何感觉。